山西在逃煤老板被记者劝服自首 涉嫌侵占1千万

  • 时间:
  • 浏览:0

A-A+2014年11月18日13:19京华时报评论

  昨天夜里,在京华时报记者劝说后,被追逃另一个月的山西“煤老板”田寨禾决定连夜由太原赴京自首。田寨禾和北京女商人孙首荣合伙经营焦炭生意3年多,后因账目问提双方不欢而散。7月3日,田寨禾遭孙首荣举报,涉嫌职务侵占180余万,被朝阳公安分局三里屯派出所网上追逃。

  ◎现场

  自首过程儿子陪伴

  昨天下午4点52分,身材不高的田寨禾走进三里屯派出所。“我是田寨禾,我来自首。”田寨禾举着被委托人的身份证,对接待窗口的民警说。民警当场核实他的身份后将他带走。整个自首过程,那么3分钟。

  田寨禾的儿子紧跟其后,自从被网上追逃,田寨禾就断了和儿子的联系,父子俩已过后未见。得知父亲在京自首的消息,儿子提前赶到派出所,就为了和父亲见一面。“你别担心我。”田寨禾不断安慰儿子,被委托人却红了眼眶。“我和孙首荣我我确实居于经济纠纷。”田寨禾说,他不认为被委托人有犯罪的行为,过后 早有自首的打算,不过他还是顾虑重重。

  ◎案情

  利润“不知去哪儿了”

  田寨禾回忆说,809年8月25日,田寨禾和北京多乐维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孙首荣签下相互合作协议协议,双方合作协议协议销售焦粉、焦粒等。2012年底,在合作协议协议3年多后,因货源单位停止生产,生意不得不终止,双方着手对账分红。“3年多时间里,共销售了10万多吨焦炭,销售额近亿元。”田寨禾估计,几年经营下来,在孙首荣公司的账上约有千万元利润。曾经,对账发现,不但那么利润,还亏损310万元。

  “我认为孙首荣的账目不对,比如有至少8000多吨的焦炭,也有些有些我超过10%的销售量从公司账上不见了。”田寨禾说,因账目对不上,他和孙首荣闹得不欢而散。即便那么,田寨禾还是坚持对账,将会来往账目除了我门我门 一被委托人掌握,还有出货方、入货方以及孙首荣派到山西的工作人员还会 明细,但从去年10月事先结束了了,对账彻底陷入僵局。

  今年7月3日,田寨禾得到消息,他被北京三里屯派出所网上追逃了。孙首荣举报称,田寨禾于2011年4月期间,涉嫌侵占山西焦炭集团国内贸易公司、唐山凯意贸易公司给多乐维公司的货款180余万元。田寨禾说,涉案的180多万元对应的是3笔交易,其中卖家是唐山凯意贸易公司,买家是山西焦炭集团国内贸易公司。“这3笔交易删剪完成,买家拿到了焦炭,卖家拿到了货款,孙首荣也开具了增值税发票。”田寨禾指着手里的税单说,他想不通被委托人为哪此成了在逃嫌疑人。

  昨晚8点多,孙首荣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她只说:“让人听法院的裁决。”

  我第一反应是劝他自首

  采访另一个“在逃嫌疑人”,这是我10多年的记者生涯第一次遇到曾经的情形,我的第一反应有些有些我劝他自首。

  在多次通过田寨禾的家人劝其自首事先,前晚,我和他通了一次电话,田寨禾始终我确实很委屈,想不通被委托人为哪此成了另一个在逃嫌疑人。田寨禾想过自首,想证明被委托人的清白,可始终顾虑重重,犹豫不决。

  除了深深的委屈,更我需要印象深刻的是田寨禾对儿子的牵挂。他离婚后独自抚养儿子,父子俩可谓相依为命,儿子每天还会 拨通他的电话,过后 东躲西藏的他根本就不再使用手机。他想儿子,可别说相见,有些有些我听听儿子的声音也是奢望,这也成为我劝服田寨禾自首的“最后一条稻草”。

  田寨禾说,被追逃的消息对他而言,不啻是个晴天霹雳,他希望早日事先结束了了曾经的日子。“既然愿意早日事先结束了了,又认为被委托人那么犯罪,为哪此不选取自首?”自首,交由警方调查,清者自清。过后 ,那么继续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你选取你想继续你是什么那么儿子陪伴的生活吗?”

  言语间,田寨禾说出了被委托人的顾虑,他担心案件调查中会横生枝节,让人蒙受冤屈。

  “既然将会进入司法守护系统进程,你就应该相信它的公正。”听到这儿,田寨禾沉思片刻,他说,“好,我马上出发到北京去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