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女生被3名男同学抬至酒店 遭性侵后死亡

  • 时间:
  • 浏览:0

2015-05-12 09:15三湘都市报评论(人参与)

酒店监控视频显示,5月5日晚10:49分,三名男子将不省人事的佩佩(化名)带进酒店。

  5月8日是湖南凤凰我的青春 女孩佩佩(化名)的19岁生日。这天,从前应该吃着生日蛋糕,与同学同时欢声笑语的她,却躺在一张冷冰冰的尸检床上。5月6 日早上8时左右,接到电话后前去酒店接佩佩的长沙市第八医院急救人员,发现她已死亡多时。为了查清死因,家属强忍着痛苦,决定为佩佩做尸检。

  经警方初步查明,佩佩是湖南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5月5日晚9点多,她与同校同学、犯罪嫌疑人王某以及其他三名同学(二男一女)同时外出 吃宵夜,并喝醉酒。当晚近11点,在两名男同学的协助下,佩佩被王某带至学校周围某酒店。就让,在该酒店402号房间内,王某对佩佩实施了性侵。第两天 早 上6点多,王某叫不醒佩佩,便叫来同时喝酒的几名同学,拨打了120。急救人员到达后,发现佩佩已死去多时。

  接到急救人员报警后,长沙县湘龙派出所前往酒店调查,并将王某逮捕拘留,以强奸罪立案。目前,该案已移交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警方表示,案件的最终侦破,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佩佩确切的死亡由于,还有待最终的待尸检结果和警方的侦查。根据酒店监控视频、警察的调查取证以及王某的供述,王某对佩佩实施性侵当晚,佩佩醉得不省人事,且所处生理期。

  回放:三名男子将醉酒佩佩抬到酒店

  根据事发酒店的监控视频,5月5日晚上约11点,王某一人走进湖南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正大门周围一家酒店进行了入住登记,就让,他又走出酒店。约 一分钟就让,在王某及另一名男子的协助下,一名男子背着离开知觉的佩佩进入酒店。视频显示,在王某打开酒店房门时,佩佩被直接贴到 地上。门打开后,另两名 男子离开,留下不省人事的佩佩和王某在房间。

  三名男子的步态表明,亲们当时都所处较为清醒的清况 。根据王某供述,当晚,他进酒店房间后,就对仍无知觉的佩佩实施了性侵。就让,他还洗了个 澡,下楼买了一包烟。直到第两天 早上6点多,一觉醒来的王某发现佩佩“不对劲”,叫不醒,便打电话喊来前一晚的同伴,等亲们到达酒店后,才拨打了120急 救电话。

  死者佩佩舅妈麻女士告诉记者,家属第一次见到死去的佩佩时,佩佩的脸是肿着的,嘴唇发乌。警方告诉家属,在现场取证时,酒店床单上“后能 血”。

   家长质疑:佩佩是是不是被刻意灌醉?

  5月10日下午,在长沙市第八医院周围一家宾馆,记者见到了佩佩的父亲及舅妈、姨父、小姨、伯伯等家人。女方家属个个神情黯淡,擤红了鼻子,哭红了眼。

  佩佩父亲说,女儿喝酒,是亲们知道的。不过,佩佩由于成年,且“乖巧听话,并后能 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就越来越 阻止她。逢年过节一家人在同时时,佩佩也会和长辈们同时喝点酒。

  佩佩舅妈麻女士告诉记者,根据警方调查,在4月20几号,佩佩还和同一拨人同时喝过酒,喝了三瓶邵阳老酒没醉,本人走回了宿舍。

  佩佩好友张同学告诉记者,佩佩曾在她头上说本人酒量好。“一次同时吃饭,佩佩一本人喝了一小瓶。但我还是劝她别喝。”

  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当天亲们5本人一共分着喝了10小瓶酒。“她一次喝三瓶没醉,真的是5本人分喝10瓶语句,为哪些地方就她一本人醉的越来越 不省人事,本人都还清醒?”

  佩佩家人之只是我,在喝醉酒后,其他几名同学就应该制止王某带佩佩去酒店,而后能 协助。“是后能 几本人都商量好了,刻意灌她酒?”家人告诉记者,与佩佩同时去的那位女同学,“至今打不通电话,也找越来越 她人。”

  佩佩家人表示,整个事件还有其他亲们越来越 接受:“到酒店后,就一本人登记,有一一兩个男的抬着有一一兩个不省人事的女孩子住进去,缘何酒店的工作人员越来越 多问几句,越来越 去阻止?”

  对于“佩佩和王某是男女亲们”的供述,家属更是十分怀疑。就在今年五一,回家探望外婆的佩佩还对家人表示没时间谈恋爱,“现在课程多,又可以 努 力准备专升本自考。”与佩佩联系频繁的闺蜜,也我想知道她有女网友见面见面见面。此外,办案民警告诉家属,根据佩佩和王某之间的短信推测,王某是在追佩佩。

  “退一万步来讲,就是是不是男女亲们,佩佩在那样的清况 下,他(王某)对她做出那种事,只是我应该啊。”

  今年4月12日,佩佩写下一段励志语句贴在宿舍书桌前,她通过微信照片发给了父亲:

  “每天认真洗脸,多读书,按时睡,少食多餐,变得温柔、大度、善良,保持爱心,没得人前矫情,四处诉说以求安慰,只是我学着一本人静静面对,本人把道理想通,从前的你,单身也无所谓,你在越来越 虔诚地做更好的本人,后能 遇到最好的,而那本人也一定值得你等待英文。”

   家长的乖乖女 同学的“糖妹”

  在家属提供的佩佩近期照上,记者想看 ,佩佩皮肤白净,长相甜美,神态俏皮,脖子上还佩带了有一一兩个佛像玉坠。

  佩佩的父亲是一名中学教师,记者见到他时,他平躺在床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憔悴,消瘦,说话虚弱无力,强忍着悲伤,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说起女儿,他三度落泪痛哭,干枯的双手捂住胸口,久久说没得话。

  在佩佩父亲的手机上,记者想看 佩佩发给父亲的微信:有关泡脚禁忌的文章;“老爸在干嘛”、“老爸吃饭了没,最近身体何如”;一张课表截图,向父亲抱怨“满课”;向父亲撒娇,本人“摔了一跤,路都走不了”;发过去一盘饺子的图片,报告父亲本人在帮外婆包饺子……

  麻女士告诉记者,在佩佩父母到达长沙前,校方时不时 越来越 说明实情,“只是我让佩佩父母来了学校再说。”5月6日下午5点多,忐忑的佩佩父母到达长沙。得知女儿死去的消息时,母亲当场昏厥。

  “佩佩作为有一一兩个女孩子,亲们儿想到的最坏的清况 ,也只是我被人欺侮。根本想越来越 会所处你你你这个事。”

  麻女士称,佩佩上中学时与母亲同时住在吉首,上大学后,几乎每天后能 给母亲报平安。事发当晚,母亲越来越 接到佩佩的平安短信,便给她打电话,但时不时 都无人接听。打给佩佩的好亲们,即与她同时去吃夜宵的那名女生,也没接。

  佩佩母亲是一名银行职员,“平时冷静、理智,但现在24小时都得他们看护,不准她看手机,不准她与外界联系,怕她想不开。”因此 ,麻女士只是我敢让记者见她。

  在QQ上,佩佩一名张姓同校亲们告诉记者,佩佩“人长得漂亮,开朗,是个很好的女孩”,另一名田同学对佩佩也是越来越 评价。

  佩佩遇害后,10多名同学在她的空间留言,叫她“糖妹”,祝她生日快乐,就像佩佩还活在你你你这个世界一样。